新浪分分彩开奖历史欢迎您的到來!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二十三章 貼近(下)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這就有些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學院這是關心他的安全,他總不好抗拒?墒,他也確實是需要魂環,更何況還有王冬兒打算對王秋兒探察的想法在。

    蔡媚兒略作思索后,道:“我看這樣吧。這件事我今天回海神島后向玄老匯報一下。如果玄老同意的話,就沒問題了。這次的行動是樂萱帶隊。如果有你們兩個加入,說不定要至少增加一到兩位帶隊老師了!

    從蔡媚兒副院長的辦公室里出來,王冬兒忍不住笑道:“你看,你現在可是成了香餑餑了。學院這么重視,可重視的不是我!很明顯就是因為你一個人嘛!

    霍雨浩笑道:“你可不要妄自菲bó,別忘了,你也是昊天宗未來的繼承人,學院難道能不為你的安全著想口蔡院長這也是為了預防萬一,星斗大森林我們也去過多次了。只要不遇到十萬年那個層次的,以我們現在的修為,逃命還是可以的!

    兩人重新回到海神島,來到了貝貝和徐三石的宿舍。

    一進門,他們就聽到里面傳來的笑鬧聲。

    “菜頭,你可要請客!蕭蕭這朵鮮花怎么就看上你了!毙烊笮Φ穆曇魝鱽

    和菜頭卻是毫不示弱,“就是,楠楠這朵鮮花怎么就插在你這坨黑粑粑上了。楠楠,你那天真不該跟他走!你看這個家伙現在得意的,眼睛都快長到頭頂上去了!

    客廳內,徐三石正很沒形象的半躺在那里,和菜頭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兩人斗著嘴。江楠楠和蕭蕭正在一旁收拾著房間,對這二位的斗嘴恍若未聞,低聲說著悄悄話。

    “二師兄、三師兄。四師姐、五師姐!被粲旰埔贿M門趕忙叫道。

    四人的目光頓時被吸3了過來,不過,他們卻是首先看向了王冬兒。

    王冬兒一閃身就躲到了霍雨浩背后,嗔道:“你們看什么沒見過嗎?”

    徐三石哈哈一笑,道:“見過是見過,不過我們認識的可是王冬可不是王冬兒。這美女是哪來的?快出來讓大爺調戲一下。哎呦!

    “皮癢了吧你!苯妒栈爻樵谛烊成系膿圩。

    徐三石趕忙賠笑道:“王冬騙了我們那么久,還不該被我們調笑一下!我又沒別的意思,在這個世界上我只愛你一個!

    “去,滾遠點!苯獩]好氣的踢了他一腳,繞到霍雨浩背后將王冬兒拉了出來。

    “冬兒,你這么美,真是我見猶憐藏什么!”江楠楠低聲笑道。

    王冬兒低著頭,道:“四師姐,你也笑我!

    江楠楠道:“現在已經是真相大白了,你和雨浩也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多好的結果。雨浩,你以后可要好好對我們冬兒。冬兒這么漂亮,你要是不對她好一點,萬一她跑了,可有你后悔的!

    霍雨浩只是呵呵傻笑也不說話。這會兒怎么冇回答都不如默認的好。

    正在這時,樓上傳來貝貝的聲音,“是雨浩和冬兒來了吧。正好,人齊了!

    貝貝從樓上走了下來,他還是往日的裝扮,從他臉上也看不出什么不同。但眾人神色間卻都有著些許變化原本三對兒的親昵感明顯收斂了幾分。

    小雅至今毫無消息他們當然知道貝貝心里有多么痛,自然不愿意在這方面去刺冇jī他。

    貝貝走下樓,來到眾人面前道:“兩年多了,我們終于又湊齊了。真是不容易!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新一屆的大賽就要開始了。雖然我知道你們都很自信,但我們卻不能大意。在戰略上要藐視對手,但在戰術上一定要謹慎。走吧,咱們找個地方活動、活動。

    也相互展現一下,這幾年以來大家的進步情況!

    徐三石跳起身,道:“我和雨浩一邊,還有楠楠。其他的人你隨便挑!

    幾乎每次對抗練習,他和貝貝這對并稱的天才都是各帶一隊的,徐三石自然不會忘了先下手為強的道理。他們可都是剛見過霍雨浩在海神緣相親大會上的發揮,再加上他原本的靈眸輔助就十分強大口是否有霍雨浩從旁輔助,絕對會關系到對抗的勝負。

    貝貝沒好氣的道:“就你機靈?走吧,先過去再說!

    內院學員有專門練習實戰的地方,并不需要到外院那邊去,總不能和外院的學員們搶地方吧。

    內院練習實戰之處位于海神島東側一個大約百米高的山包之上。

    這山包頂端就像是被削平了一般,除了海神閣那邊,海神島上就屬這里地勢最高了。山坡頂上,是一片大約直徑百米,形狀不太規則的平地。地面上鋪著hòu實但卻并不整齊的花崗巖。這些花崗巖的hòu度可是相當驚人的。和山包本身連在一起,十分堅實。

    內院有內院的規矩,這內院演武場誰要是破壞了,就要負責弄回花崗巖來進行修復口所以,內院學員即使是在這里切磋也是很小心的。一般來說只有演練新貨的的魂技才會在這里。如果是放手切磋的話,寧可去城外了。

    當七人登上內院演武場的時候,驚訝的發現,這平時少有人來的地方,此時竟然已經有人在他們之前了。

    一共是四個人,倒是都認識的。

    場內正有兩個人在動手切磋。準確的說,應該是一追一逃才對。

    “喂,你是不是男人!就知道跑。正面抗衡行不行?”伍茗嬌喝一聲,抬手就是一道金烏真火,火柱橫掃中,電光閃爍,竟是巧妙的閃避了開來。

    楚傾天的聲音隨之響起,“茗兒,你要講道理是不是。你可是強攻系戰魂師,而且你那金烏真火距離極致之火都不遠了。我是敏攻系,你讓我怎么和你正面抗衡。要是我真上了,那可就不是切磋,而是自殺了。你總不能謀殺親夫吧!

    “你是誰的親夫?我嫁給你啦?”

    這正在場中切磋的,正是楚傾天和伍茗這對冤家,那天霍雨浩和王冬兒走后,他們這一對兒也順利成長的完成了最后百年好合的環節,有伍茗在,誰會去搶親亦…,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而站在場邊正在觀戰的,卻是王言和寒若若兩人了。兩人看著切磋中的伍茗和楚傾天,臉上不時流露出微笑,偶爾彼此對視一眼,臉上的笑容就會更濃郁幾分,顯然他們相處的很好。

    “王老師。棠學姐!必愗愖咴谧钋懊,向他們打了聲招呼。

    王言和寒若若自然也看到了他們,雙雙起身迎了上來。

    寒若若沒有太明顯的反應,王言臉上卻有些發燒,畢竟,史萊克七怪他太熟了,那天他向寒若若求愛的過程可都被這些小家伙們看在眼中。

    “你們怎么來了?”王言略微窘迫之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微笑著問道。

    貝貝道:“這不是大賽快開始了么,我們人手也湊齊了,正好過來演練一下,看看大家這幾年來的能力都有了哪方面的進步,同時也演練一下配合!

    王言恍然道:“是!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已經又是五年了,你們也都長大了。我記得,上次比賽的時候,雨浩和王冬都才這么高!币贿呎f著,他還拿手比劃了一下?粗醵瑑旱溃骸拔乙彩遣怕犝f冇你這小家伙竟然是個女孩子,而且還這么漂亮,雨浩,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一直瞞著我們?早戀可是不對的哦!

    霍雨浩臉上一紅,苦笑道:“我也是受害者!”

    王冬兒瞪了他一眼,低聲道:“你怎么受害了?”

    “好吧,你是受害者!被粲旰聘目诘乃俣冉^對夠快。

    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樣子,王言身邊的寒若若不禁也笑了起來,“霍雨浩,別忘了,你那魂靈的事兒可還沒向我們大家解釋呢!

    霍雨浩道:“學姐放心,關于魂靈我已經向海神閣作出詳細匯報了。相信不久之后,咱們內院弟子就會率先試驗。但具體如何安排還要看學院的意思。這件事是由言院長直接負責的!

    王言眼中光芒大亮,道:“這是一個全新的課題。言院長正讓我今晚去找他呢,就是關于這件事。雨浩,你這次是有了個了不起的創舉!”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這可不關我的事,是學院研究出來的。我只是第一個試驗品而已!彼缇拖牒昧,既然自己已經表示了要將魂靈完全贈予學院,那么,以后這說法也就要改變了。他寧可將這項研究完全歸功于學院,也算是對學院的一份回報。

    王言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作為史萊克學院武魂研究室的副主任,他很清楚學院近些年來研究的方向是什么。但霍雨浩這么說,他自然也不會去拆穿。

    另一邊,伍茗和楚傾天看到他們過來,也停了手。楚傾天是一副大汗淋漓的樣子,此時一臉釋然,大有幾分解脫了的味道。和伍茗一起走了過來。


新浪分分彩开奖历史 全天三分赛车计划 幸运飞艇网上投注 北京赛车龙虎计划 腾讯分分彩开奖计划